斯里兰卡茶叶出口商高度关注茶叶进口不自由带来的影响

作者: 来自:商务部驻斯里兰卡经商参处 时间:2017-07-03
分享到:

《每日镜报》6月28日刊登题为《茶叶出口商高度关注茶叶进口不自由带来的影响》评论性文章。现将有关内容编译如下:

关于茶叶进口自由化建议的讨论已有15年之久,但至今仍未有任何决定。斯茶叶出口商协会关于茶叶进口自由化的要求被列入议会批准的2016年政府预算之中,但由于一些利益相关者的强烈反对而未能得以实施。

去年,两家国际茶叶品牌,即泰特利(Tetley)和艾哈迈德(Ahmad)向斯投资局提交了在斯建立茶叶包装厂的建议书。根据专门任命的对两个项目建议进行评估的委员会提供的资料,两家公司原计划各投资7000万美元,将提供700个就业机会。

该委员会中,只有茶叶出口商协会的代表支持项目建议,因为代表相信这两个国际品牌进入斯市场将对茶叶行业和经济作出积极贡献。然而,由于利益相关方的反对,斯政府最终并未批准这两个项目。

茶叶出口商协会强调,不放宽对茶叶进口的限制将对国家经济产生如下影响:

一、与其他主要产茶国相比,斯茶叶产量在过去十年里一直呈下降趋势。斯在世界茶叶生产中的份额现已下降到6.5%。由于每年新种植的茶树并不能达到茶树种植面积的2-3%,茶叶产量就会继续比其他产茶国低。因此,斯茶叶出口部门的增长将受到茶叶产能的限制。

二、如果斯在过去十年里保持3%的年增长率,那么现在茶叶产量将突破40万吨。每年茶叶出口损失预计约7.5万吨。如果按每公斤5美元的价格计算,那么斯每年损失约3.75亿美元。茶叶进口自由化可能弥补供应缺口,增加有效的出口量。

三、由于茶叶产量下降,锡兰茶价格较高,斯在很多国家的市场份额正在减少。而这些市场正被斯的竞争对手,如印度、越南、肯尼亚等所占领。一旦失去某个市场,想要再重新获得该市场将是非常困难的。在斯一些传统的出口市场中,红碎茶(CTC制法的茶)产量的增加对斯传统制法的茶叶份额构成严重威胁。肯尼亚茶叶年产量超过47万吨,早些时候,其茶叶已进入以锡兰茶为主导的传统市场——伊朗。

四、斯对茶叶生产领域的限制导致生产成本增加。尽管科伦坡茶叶拍卖的价格比其他拍卖中心的价格要高,但出口商却因此而很难与其他价格更有竞争力的国际品牌竞争。因此,由于生产成本高,斯本土茶叶品牌的增长受到限制。

五、由于本地缺乏合适的茶叶品类,一些出口商不符合某些细分市场的要求,这对品牌的增长具有负面影响。在大多数市场上,原产地茶叶的重要性正在逐渐淘汰品牌的实力。

六、根据斯茶叶理事会1981年的有关条例规定,准予进口以增加附加值而进行再出口的碎红茶绿茶和特色茶,这提高了袋装和其他消费品包装茶叶出口的价值,其离岸价格远高于其他类别的茶叶价格。事实上,此举有助于提高本地生产的碎红茶和绿茶的价格。值得注意的是,1981至1995年的14年时间里,允许进口以增加附加值而再出口的传统茶叶对本地茶商并没有产生不利影响。政府应考虑将此举也应用于一些选定的传统茶叶等级,直至做出茶叶进口自由化的长期决定。可以设计一个方案,以确保茶叶进口不会影响到当地茶叶的需求。

七、对于茶叶生产商/制造商的保护并不会使其真正具有竞争力。在保护环境下,一些生产商可能不会努力提高茶叶品质、降低生产成本和提高管理效率。他们将继续依赖政府的保护和补贴,这将会是整个经济的负担。

八、由于当前的政策限制,一些国际和本土茶叶品牌已迁出斯里兰卡,这使得斯失去了大量的外汇收入、资本投资和就业机会。在现行体制下,会有更多的斯茶叶品牌考虑将其运营迁到迪拜之类的其他地方。德国和迪拜采取的自由贸易政策有助于这些国家在不产茶的情况下占据世界茶叶出口的大量份额。

九、由于在现行制度下,斯无法向埃及、巴基斯坦等市场提供有价格竞争力的茶叶,斯想要重新获得这些已失去的市场份额将不会取得成功。

十、斯在有竞争力的价格水平上没有适当的茶叶组合,因此不可能将其业务拓展到更安全的欧洲和美国市场。这些国家的零售业务由大卖场/超市控制,零售价格在6-12个月都维持不变。斯高额的生产成本使得斯茶叶品牌不能进入由超市主导的大众市场。

十一、如果允许茶叶进口自由化,包括银行、保险、仓储和运输等在内的服务业可能会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然而,由于茶叶进口不自由,该机会不可能实现。

十二、斯每年出口的茶叶中,只有不到10%的是“纯锡兰茶”概念的茶叶品牌,且其出口量基本未有增长。这些茶叶品牌并不能推动茶业实现预期的增长。事实上,单一原产地茶的全球市场份额微不足道,也不大可能会增加。

十三、由于产量不足、缺乏符合许多国际市场的适当的茶叶组合,斯茶业增长受到限制,将不可能实现2020年设定的茶叶出口收入目标。

新闻评论
您的大名: (点击这里注册)

友情提醒:评论请限制在100字以内,有长篇大论欢迎到论坛发表:)